2013年,中俄軍事技術合作領域最引人矚目的事件,當屬兩國簽署了中方向俄方採購蘇-35戰機及合作建造“拉達”級潛艇這兩份重大軍售框架協議。這是中俄兩國軍事技術合作的最新成果。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俄羅斯向中國出售過“現代”級驅逐艦、蘇-27和蘇-30戰機等先進海、空軍武器系統。但近10年來,中俄軍貿已經從海、空軍武器平臺,轉向以武器零部件和設備為主。從2006年開始,印度取代中國,成為俄羅斯的最大武器進口國。
  軍火貿易從來都不是純粹的商業行為。俄羅斯對華軍售的瞻前顧後,既有我國武器裝備研發能力不斷增強的原因,也有俄羅斯自身的多方面戰略考量。
  俄制武器在世界軍貿市場上一直享有“性能優良、簡單可靠、價格便宜”的口碑,加上政治或經濟方面的原因,全球約有90個國家軍隊裝備以俄制武器為主,它們大都是第三世界國家。
  1999年,普京就任俄總理後,極為重視振興國防工業,將武器出口提升到戰略高度,軍售成為俄羅斯促進經濟發展、維護大國地位、推行國家戰略的重要手段。俄已連續多年占據全球武器出口第二大國的位子。
  如同向歐洲國家供應天然氣進而影響歐洲事務,俄羅斯也將出口武器作為參與全球和地區性事務、發揮俄羅斯影響力、推行國家戰略的重要手段,在一些情況下,甚至成了唯一的手段。
  比如,敘利亞和伊朗都是俄(蘇)制武器的傳統市場,俄羅斯向它們出售S-300防空導彈系統,這使得西方在解決敘利亞和伊朗問題時,必須考慮俄羅斯因素。
  在亞太地區,印度、中國、越南都是俄制武器的主要進口國。亞太地區市場份額占俄羅斯武器出口總額的60%。
  近年來,俄羅斯大力推進與印度全方位的軍事技術合作。其出售意向清單中,甚至包括T-50戰機、核動力潛艇等先進武器,俄印兩國軍事技術合作已從單純的武器“買賣”,向合作研發、生產轉變。
  這種深度合作,透露出俄羅斯意圖將印度作為恢復和擴大其在南亞次大陸和印度洋地區影響力的立足點,並逐步向中東和地中海地區輻射,策應高加索和中亞地區,針對的是俄羅斯的南部和中部戰略方向。
  與印度一樣,越南也是俄羅斯的重要戰略倚重對象。俄羅斯向越南出售“基洛”級潛艇、“蘇-30MKK”戰鬥機等武器系統,幫助越南建設潛艇部隊,並重返金蘭灣,租借越南港口作為俄羅斯海軍的技術、物資保障基地。
  俄羅斯以此加強對南海等重要海域和馬六甲海峽等關鍵水道的監控,保衛其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的海上交通線,擴展太平洋艦隊的戰略機動空間,以鞏固俄羅斯東部戰略方向上的安全,也是針對美國“重返亞太”戰略作出的調整和現實考慮。
  中俄互為鄰國,同為全球性大國、地區性強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上合組織成員國,兩國確立了“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對當今大多數國際問題持相近的觀點和態度,跟本國家利益相容,國家發展目標和任務一致,經濟發展迅速且存在結構互補性,這些因素決定了兩國關係緊密合作的主基調。
  但如同任何相鄰大國一樣,中俄也不可避免地存在著相互競爭與防範。大力發展遠東地區是俄羅斯的國策。亞太地區集中了多個全球最為活躍、發展最迅速的經濟體,為發展遠東,俄羅斯必然加入亞太地區的競爭。
  另一方面,中俄之間有著漫長的陸上邊界,邊界兩側的社會經濟發展很不平衡,加之歷史上的“恩恩怨怨”,“中國威脅論”在俄羅斯國內一直有相當的市場。此外,俄羅斯和中國在亞太的戰略利益攸關地區存在部分重疊,難免會引發“需要相互防範”的考慮。這些因素都會影響到軍售領域。
  不可否認的是,俄羅斯向中國出售的“現代”級驅逐艦、“基洛”級潛艇、蘇-27和蘇-30戰機、S-300防空導彈等先進海、空軍武器系統,對於我軍武器裝備的現代化,起到了極大地推動作用。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軍事科技發展迅猛,武器裝備研發能力不斷增強,一些重要領域和大量關鍵性技術取得重大突破,我軍武器裝備現代化水平迅速提高。
  目前,中國國防工業基本上能夠滿足我軍裝備更新換代和現代化的需求,隱身戰機、水面艦艇、非核動力潛艇、防空系統等重要武器平臺已經躋身世界先進行列。
  尤為可喜的是,多個型號的海軍艦艇、空軍戰機、防空系統在競爭激烈的世界武器市場上還表現出強大的競爭力,頻頻獲得大單。
  上述狀況的出現,使得中國對俄制武器的進口需求減少;更重要的是,中國武器越來越多地參與國際競爭,對俄羅斯的武器出口構成了現實挑戰。武器進口國還需綜合考慮國際政治、外交、經濟合作等多方面,這些方面,俄羅斯不見得相比中國占有優勢。
  中俄武器在許多方面具有“同質性”,體現在設計思想、使用特性、價格等方面。近年來,俄羅斯媒體認為中國武器未來將成為俄制武器的有力競爭對手,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俄羅斯對華出售先進武器。
  從整體上看,俄羅斯海、空軍武器系統仍處於世界先進水平。蘇聯解體雖然使位於蘇聯加盟共和國領土上的大量武器裝備研發機構、工廠和軍事基礎設施不再為俄所用,但俄羅斯並沒有徹底喪失新型武器的研發和製造能力。
  近些年來,以T-50和蘇-35戰機、“亞森”級多用途核動力潛艇、“北風之神”級彈道導彈核動力潛艇、S-400和S-500防空反導系統、“白楊-M”和“圓錘”彈道導彈為代表,一些俄制武器仍然處於世界同類武器的最高水平。
  必須指出的是,在可預見的將來,俄羅斯可能仍是中國唯一的先進武器供應國。中俄兩國幾代領導人高瞻遠矚,對加強和深化兩國軍事領域合作早已達成共識。
  因此,應採取切實可行的多種措施,擴大俄羅斯對華先進武器出口,這不但有助於提高我軍武器裝備現代化水平,對於俄羅斯經濟發展和振興國防工業也是巨大的推動。更重要的是,這對於加強兩國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提高兩國兩軍應對新威脅、新挑戰的能力,都大有裨益。
  (作者單位:海軍工程大學)  (原標題:俄羅斯對華軍售停滯不前的深層原因)
創作者介紹

乳膠枕

ao05aohqp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